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清穿文里养老 > 第 109 章

第 10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里是冷宫,我养老的地方。那就是让人偷偷的将这个消息传给惠嫔,让她来当这个丑人。
  
  宣贵人会选择惠嫔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膝下有已经长成了的皇子胤禔。
  
  说起胤禔和太子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相信宫里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们互相不对付了,而且在梦里,宣贵人也是亲眼看到一开始和太子斗争得最厉害的就是胤禔。
  
  虽然最后兄弟两人都没有成为最后的赢家,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视彼此为自己的宿敌。
  
  即便现在夺嫡还没有开始,但是宣贵人不相信惠嫔知道了太子这个秘密之后会无动于衷,要知道满人本来是没有什么立子立嫡制度的,但是偏偏因为满人入关之后,开始学习汉文化,导致了明明胤禔为长,却偏偏立了胤礽为太子。
  
  宣贵人心想,惠嫔每次看到自己儿子在太子这个弟弟面前都要给他行礼请安,怕是心里都会不得劲吧?
  
  宣贵人不管惠嫔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不会趁机谋害太子,但是只要她想要看太子倒霉,那么她的计划就成功了。
  
  只是宣贵人完全低估了惠嫔的智商,每次看到自己儿子给比他小的太子弟弟行礼请安的时候她心里确实是很不得劲,但是她又不傻。
  
  康熙疼太子疼到骨子里了她难道不知道吗?太皇太后把太子当眼珠子似的护着她难道又不知道吗?
  
  惠嫔全都知道。
  
  所以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惠嫔并没有着急着做什么,而是在权衡利弊。
  
  首先想要谋害太子这条可以直接从选项中移除出去了,因为惠嫔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虽然心里确实是不痛快,但是也没想要除掉太子让自己的儿子取而代之。
  
  其次向康熙和太皇太后告状这条经过深思之后,也被惠嫔从选项中移除出去了。
  
  因为就冲着康熙和太皇太后对小太子的宠爱,惠嫔不觉得她去告状了,能让他们对他感到失望,反倒是说不定会被他们觉得她对太子存心不良。
  
  那她要怎么做好呢?
  
  惠嫔想了想,最后决定主动跟康熙说这件事,当然了,不是以告状的口吻,而是以担心太子殿下会不会出事的态度去跟康熙说这件事。
  
  “嫔妾初初听闻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难以置信,且不说关在景秀宫里的戴答应和太子殿下本来就素不相识,就说这景秀宫和毓庆宫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相距甚远,他们也没有交集的可能啊。”
  
  惠嫔借着来乾清宫给康熙送汤水的时候跟他说起了这件事,“但是后来嫔妾让人仔细去打听,确实是有人见着太子殿下单独一人前往景秀宫,嫔妾听说之后觉得这件事□□关重大,所以才冒昧前来乾清宫叨扰皇上您的。”
  
  “这件事你做得很好。”康熙也不管惠嫔有没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她最后选择告诉了他而不是在私底下搞什么小动作,这点康熙觉得是值得夸赞的。
  
  一看到康熙并没有因此而迁怒她,甚至夸了她一句,惠嫔当下就更加觉得自己做的没错了,她强忍着激动冲着康熙一福身然后道:“嫔妾当不得皇上的夸赞。”
  
  “这如何当不得?”康熙让惠嫔起身后道,“这件事朕会派人去查清楚,不管如何,都会记你一功。”
  
  一听到这话,惠嫔就更加高兴了,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知道康熙这会儿还有事情要忙,所以她就没有再继续留在乾清宫,而是特别干脆地就跟康熙福身告退了。
  
  等惠嫔带人一走,康熙就对一旁的梁九功道:“去查查看怎么回事。”
  
  对于冷宫里的戴佳氏,康熙是有点印象的,虽然他从未召幸过她,但是他记得戴佳氏的堂伯父是戴佳·嘎鲁。
  
  这嘎鲁深得康熙的赏识和信任,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他任内务府总管,同时让胤禔养育在他的家中了。
  
  当年因为宫里的皇嗣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赫舍里氏的长子承祜,惠嫔的长子承庆,荣嫔的长子承瑞、次子赛音察浑、三子长华、四子长生等等等等,一个接一个的夭折,所以为了保住皇嗣,康熙就决定将胤禔送出宫,交给信得过的大臣养育。
  
  也不知道这个办法是不是真的有用,总之胤禔最后确实是健健康康地活下来了,于是康熙照葫芦画瓢,在胤祉出生之后又派人将他送出了宫。
  
  虽然康熙至今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个儿子,但是却听闻他在宫外也健康平安地活下来了。
  
  言归正传,原本冲着嘎鲁家将胤禔养得白白胖胖的这份情谊,康熙也应该厚待这位入宫的戴佳氏才对的。
  
  但是偏偏因为选秀那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戴佳氏就被他抛之脑后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她又因为触犯的宫规而被太皇太后打入了冷宫。
  
  康熙与太皇太后的感情很深,更别提大清向来是以孝治天下,而康熙更是每日都前往慈宁宫向太皇太后请安,风雨无阻。
  
  一个是素未谋面的小答应,一个是对自己恩重如山的皇玛嬷,孰轻孰重康熙自然分得清楚。
  
  只是康熙没想到这个小答应都已经被打入冷宫了,竟然还会有人跟他提起她,如果单单只提起戴佳氏的话,康熙或许不会那么上心,但是偏偏又牵扯上了太子,康熙想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都难。
  
  康熙派人去查,调查出来的内容肯定比惠嫔知道的要更加详细了,详细到什么地步呢?
  
  详细到连小太子每次进出景秀宫都是靠钻狗洞的事情康熙都知道了。
  
  康熙:“……”
  
  他该说什么?
  
  真不错,朕的儿子都会钻狗洞了?
  
  对于自己这个嫡子,其实康熙是有所了解的,别看他年纪小小,但是却十分注重仪表,平时在外人面前更是一举一动都端着,不想堕了国之储君的威名。
  
  结果现在却告诉他保成为了见冷宫里的一个被废的小答应,竟然连狗洞都钻?
  
  这可引起康熙的好奇心了,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驾临景秀宫这一出。
  
  康熙缓步走进景秀宫的大门,即便没有梁九功提着宫灯给他开道引路,靠着撒在大地上的月光,康熙仍然能够看到景秀宫的外院破烂不堪。
  
  不等他想明白这样的地方对太子有什么吸引力的时候,就见垂着一头长发的姑娘从东屏门处冒了出来,乌黑的秀发衬着素色的旗装,给人一种水墨画般的素雅风情。
  
  但是偏偏她的模样却生得一点都不素,即便不施粉黛,却也明媚动人,在朦胧的月色下,更是添了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又软又甜的,甚是好听,就是说出口的话让人觉得不太好听罢了。
  
  在这紫禁城里行走这么多年,康熙还是第一次被人误认为是太监,这要不是因为知道静好从未见过他,康熙都有理由怀疑她是不是故意了。
  
  事实上静好是真的没有认出康熙的身份,不是她脑子不好使,而是她哪里想到堂堂大清天子会来她的景秀宫?
  
  再说了,静好印象中的康熙因为幼年时不幸感染天花,所以脸上还留有痘印,但是眼前这人却白净得很,衬得他深邃而俊秀的眉眼愈发吸引人。
  
  更重要的是,静好印象中的皇帝除非是微服私访,不然基本上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可偏偏眼前这个男子的衣裳是石青色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小太子已经亲口答应尽快帮她找到一个替换冯钱的太监了,如此一来,也难怪静好下意识地以为康熙就是小太子找来给她们守门口的太监。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颜值的太监来给她们冷宫守门口,未免有点太暴殄天物了吧?不过……
  
  她喜欢嘿嘿嘿。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对比了一下冯钱那张脸,面前这个帅太监简直甩他八条街都不止好不好?
  
  看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静好,康熙原本那一声“放肆”到了他的嘴边滚了一圈之后,又被他咽了回去。
  
  没有人知道康熙此时在想些什么,但是看样子他似乎并没有要自曝身份的意思,因为他虽然否认了他就是小太子调来景秀宫的太监,但是却道:“太子调来景秀宫的奴才明天就过来。”
  
  “喔。”
  
  静好一听,突然觉得好失望哦,她看向康熙,“那你今天来这里是?”
  
  “提前通知你。”康熙道。
  
  静好一听,这下“喔”得就没有那么失望了,毕竟明天就能把冯钱给换掉了,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过……
  
  “我能问问太子他给我们景秀宫换了一个什么样的太监吗?”静好问。
  
  这个康熙上哪儿知道去?
  
  “你有什么要求吗?”康熙干脆问静好。
  
  “我没有什么要求啦。”静好表示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她道,“但是最好呢,就是勤快一点,手脚利索一点的,性子呢,最好就是平和一点,不要那种有太大野心的,我们这儿庙小,容不下大佛,另外呢,最好就是要年轻一点的,在这个基础上呢,最好就是长得好看一点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