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清穿文里养老 > 第 110 章

第 1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里是冷宫,我养老的地方。
  戌时,身穿月白色朝服的康熙亲自登上月坛祭拜月神,龙纹金方版式白玉朝带束出了他精瘦的腰身,胸前挂着的绿松石朝珠衬得他愈发的尊贵无双。
  
  底下的大臣们看着月坛上这位年轻的天子,从他淡漠的面容中依稀能够找到几分当年坐在龙椅上那个稚嫩的样子。
  
  但是任谁都知道现在的康熙,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好欺负的小皇帝了,至于当年操握权柄、结党营私,压得那位小皇帝喘不过气来的鳌拜等人却早就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他们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意识到——
  
  这爱新觉罗家的江山,是爱新觉罗·玄烨的江山!
  
  这当中有多少人是怎么想的,佟国纲和佟国维却并不知情,这一时半会儿的他们也不去在意,反正看着月坛上的康熙,他们只有满心的激动和骄傲。
  
  那是爱新觉罗家的子孙没错,但是他的身上同样也留着他们佟佳氏的血脉。
  
  作为康熙的母族,佟国纲和佟国维觉得没有谁比他们更加盼着康熙好了,毕竟在康熙登基之前,即便孝康章皇后已经入宫为妃,但是因为并不受宠的原因,所以那时候佟家在京师这样遍地是权贵的地方压根就不起眼。
  
  但是因为后来康熙登基为帝,他们佟家也跟着起来了。
  
  原本他们的祖父佟养正向tai祖努尔哈赤投降之后不过是隶属汉军(那时候还没有汉军旗只有汉军),后来却被康熙将他们一支抬至汉军镶黄旗。
  
  至于两位亲舅舅,康熙也没有薄待,一个让他袭爵一等公,而另一个则授其为内大臣,可以看得出来,康熙对自己的母族感情很深厚。
  
  至于自己的亲表妹更是入宫没多久就直接册封她为贵妃,仅居皇后之下而已。
  
  任谁都看得出来康熙对佟佳贵妃的厚待了,但是偏偏佟佳贵妃想要的却不仅仅只是一个贵妃之位而已。
  
  康熙当年要立后的时候,因为年龄不够,再加上各种政治的原因导致自己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佟佳贵妃没得埋怨。
  
  但是在仁孝皇后去世的三年之后,为什么被立为继后的人是钮钴禄氏而不是她?
  
  那时候钮钴禄氏的义父鳌拜已经死了,而她的生父遏必隆也已经病逝,至于钮钴禄氏本人也并不受康熙的宠爱,所以佟佳贵妃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输给她?
  
  即便钮钴禄氏这个皇后只是当了半年而已,佟佳贵妃依然是久久都难以释怀,她永远没法忘记自己那个时候胸有成竹的以为表哥会立自己为继后,结果最后她却要跪在钮钴禄氏的面前向她行礼。
  
  不过上天都是公平的。
  
  想到钮钴禄氏和和仁孝皇后一样早死,佟佳贵妃就忍不住暗笑,她就说她是福薄的人,哪能承受得住那么大的福气?
  
  要不然她也不会当上皇后半年多就病逝了,要知道她被册封为皇后之前,身体是并无大碍的。
  
  佟佳贵妃心想,钮钴禄氏早死也是好的,这样的话就能把皇后的位置给她腾出来了。
  
  虽然有了仁孝皇后和钮钴禄氏这两个例子,但是佟佳贵妃仍然想要皇后那个位置,并且认为她们早死完全是因为她们福薄罢了。
  
  她可不像她们,她福气大着呢,就连她额娘都说她是赶着他们佟家要发迹的时候出生,生来就是注定要享福的。
  
  “表哥,这大闸蟹是寒性的,吃多了对身子不好,恰好臣妾的承乾宫那儿有一坛上好的花雕,不如您今晚赏个脸,和臣妾回承乾宫小酌两杯吧?”
  
  这按照惯例的话,每逢初一十五皇帝是要宿在皇后寝宫的,换做是别的时候,佟佳贵妃当然不敢在这样的日子里明目张胆地邀请康熙去自己的寝宫了,偏偏这个时候中宫空虚,偌大的后宫之中位份最高的人就是她。
  
  而且在佟佳贵妃的心里,她肯定是铁板钉钉上的下一任皇后了,既然如此,那么今晚陪着康熙度过这团圆夜的人,还能舍她其谁呢?
  
  “下次吧。”康熙道。
  
  “表哥……”佟佳贵妃虽然也猜到了康熙有可能会拒绝自己,但是当他真的出口拒绝了,她还是十分失望,她开口想说点什么企图让康熙改变主意,可惜康熙压根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从宴会上离开之后,他就直接回乾清宫了。
  
  “如兰。”眼见着康熙走得这么干脆,佟佳贵妃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不太好看,因为她位份最高,再加上康熙刚刚点名了,所以佟佳贵妃这会儿想要离席去追康熙都不能。
  
  但是想到被太皇太后允许提起离席的宜嫔和德嫔两人,佟佳贵妃咬牙,让自己的心腹去看看康熙究竟是回了乾清宫还是去看宜嫔或者德嫔了。
  
  虽然这些答案都不能够让佟佳贵妃满意,但是如果非得要从中选择一个的话,那么她宁可康熙是回乾清宫了。
  
  并不知道佟佳贵妃胆大包天到竟然敢窥视帝踪的康熙回到乾清宫之后已经快要到亥时,平时这个时候康熙也该就寝了,但是今天……
  
  “万岁爷?”梁九功不知道康熙在想些什么,见他没有吩咐,便试探性地出声问他,“奴才伺候您沐浴更衣?”
  
  “贵妃刚刚的话说得在理。”康熙道,“这大闸蟹属寒性,不就着黄酒喝的话,确实容易伤身子。”
  
  梁九功:“……???”
  
  啊这……
  
  万岁爷这是想喝酒了?
  
  还是说想改变主意去佟佳贵妃的承乾宫了?
  
  梁九功正琢磨着康熙的意思,就听到他问他:“前两日朕让你派人给景秀宫送大闸蟹,你有没有吩咐人连同黄酒一同送过去?”
  
  梁九功:“……!!!”
  
  万岁爷,不是您说送龙井和大闸蟹的吗?
  
  可没说要送黄酒哪。
  
  这可真的是天地良心啊。
  
  梁九功能够自幼就在康熙身边伺候到现在依然地位稳固,自然不仅仅因为他够忠心了,但是饶是梁公公平日里机灵得一批,这会儿也得被康熙突如其来的话给问懵了。
  
  “这……回万岁爷的话,奴才只差人给戴小主送了龙井和大闸蟹。”梁九功道。
  
  “朕要你有何用?”康熙道。
  
  看着知道没有给静好送黄酒之后,便换上衣裳就提着一坛上好的花雕亲自去景秀宫给静好送去的康熙,梁九功:“……”
  
  真的吗?
  
  万岁爷真的觉得他没有用吗?
  
  他不信。
  
  要问别人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的话是什么心情不好说,但是如果问梁九功的话,梁九功表示——
  
  别问,问就是心好累,背了黑锅还要护送主子跟人去幽会。
  
  当然了,作为当事人的静好和康熙可不认同梁九功的说法,他们这不是幽会,他们是约会……咳咳,不是,是聚会而已。
  
  “那你来得太晚了吧?”静好道,“东西我们都吃完了,月亮我们也赏完了,你这个时候才来。”
  
  静好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她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和弯起来的眼睛,由此可见康熙的到来,确实是让她高兴。
  
  “是我来晚了。”可爱的人即便是在抱怨那也是可爱的,看到这样的静好,康熙压根生不起气来,他亮出自己手上提着的那坛花雕,“但是看在我带上了赔礼过来的份上,能不能和我再赏一次月?”
  
  “是什么?”
  
  “花雕。”
  
  静好闻言,看向康熙,这赔礼送得……
  
  也太和她心有灵犀了叭?
  
  ……
  
  静好没有要石榴和小陈子伺候,和康熙两人去了一趟厨房,拿炉子给花雕加热之后,两人便回到了庭院。
  
  “蟹吃多了寒凉,上次让人给你送大闸蟹的时候忘了顺便让他们给你送黄酒了。”康熙平日里是不会注意这些小事情的,要不是因为恰好佟佳贵妃今天晚上提了一下,他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这没什么。”静好道,“我还没有谢谢你让人给我又送大闸蟹又送茶叶的呢。”
  
  “你这不是谢过我了吗?”康熙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自己手里拿着的月饼,这是静好刚刚给他的,“不过你刚刚不是说了东西都吃完了吗?怎么还剩下一个月饼?”
  
  “谁知道呢。”静好装糊涂道,“大概是石榴忘了还有一个吧,正好便宜你了。”
  
  听到静好这话,康熙忍不住笑了一下,她这句话说的是真是假,他还不至于分辨不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