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清穿文里养老 > 第 110 章

第 1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过他没有拆穿静好,而是笑着咬了一口,却发现这个月饼和他以往吃到的不太一样。
  
  月饼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周时期,据说当时的太师饼就是月饼的始祖,至于中秋节吃月饼的习俗,则是源于唐朝,流行于宋朝,发展于明朝,直到清朝,这个习俗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风俗了。
  
  而且清朝的月饼不仅在制作上,种类上,甚至是口味上都远超其他朝代。
  
  先说月饼上的图案,从广寒宫殿到八仙法物,几乎囊括了所有和中秋相关的事物;再说外皮,既有香酥皮月饼,还有奶酥皮月饼,前者是用香油和面做成的,而后者则是用奶油和面做成的,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用猪油的。
  
  至于口味的话,甜咸都有,而每一样其实康熙都已经尝过了,但是静好今天给他的这个月饼,一口咬下去他发现竟然和以往吃过的不一样。
  
  以前康熙吃过的甜口月饼里的馅料不是用枣泥做的,就是用豆沙做的,偶尔还会有糖或者果,至于咸口月饼的馅料则是用椒盐和芝麻。
  
  而现在这个月饼的外皮平平无奇,但是里面的馅料竟然是用莲子蓉和咸蛋黄合二为一做成的,莲蓉的清香中和了糖的甜腻,而金黄流油的咸蛋黄咸香诱人,独特的口感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而另一边的静好也觉得这花雕酒让人越喝越回味,本来就酒香浓郁的花雕经过加热到最佳温度的时候,味道就变得愈发醇厚起来了。
  
  静好喝了一口之后,没有着急着咽下,而是让花雕的酒香在自己的口中慢慢地挥发出来,片刻后,温热的花雕顺着喉咙咽下,而浓郁芬芳的酒香则慢慢地往上涌,经过鼻腔直接窜上大脑。
  
  黄酒的度数一般都是不高的,所以静好一点都不怕自己会喝高了,一杯接一杯,等康熙反应过来的时候,静好已经喝了小半坛子的花雕了。
  
  “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个小酒鬼?”看着静好如玉的脸颊上悄悄地染上了两朵浅浅淡淡的红晕,康熙笑得有点无奈。
  
  而且他觉得她的警惕性未免有点太低了,虽然两人是认识的,而且他在她的眼里还是个太监,但是不管怎么说,太监也是男人,她怎么就敢这样喝酒呢?
  
  而静好呢,也是因为一时开心,再加上明知道黄酒的度数不高,所以才敢这么喝的,再加上这景秀宫又不止她和康熙两人,还有石榴和小陈子呢。
  
  但是静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花雕的度数确实是不高,也不会让她完全喝醉,但是喝得多了,她难免会有一种微醺的感觉。
  
  这种飘飘然的感觉,让静好感觉天上的月亮似乎变得更加迷人了,吹来的晚风似乎也比之前要温柔了许多,就连身边的康熙也仿佛比之前更加吸引她了。
  
  吸引到她忍不住朝他勾勾手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过来一点呀。”
  
  康熙稍稍靠近了静好,然后就听到她说:“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唇很软的。”
  
  “???”
  
  “你想感受一下吗?”
  
  “!!!”
  
  康熙看着近在眼前的静好,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燥热起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片刻后他才哑声道:“我想。”
  
  这两个字还没有落地,康熙的唇便贴上了静好的。
  
  她的唇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又柔又软。
  
  原本康熙想着浅尝辄止,但欲wang这种东西是很难人为控制的,从一开始的啄吻到后面的深吻。
  
  明明一开始主动的是静好,偏偏最先投降的也是静好,她看着自己眼前的康熙,她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是沉稳冷静的样子,但是此时他却气息稍显凌乱,薄唇被她吮吻得有些发红,衬着他如玉般的脸,莫名地透着几分色气。
  
  看着这样的康熙,静好突然问道:“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在tou情?”
  
  康熙:“……???”
  
  静好看着小太子,才六岁的小豆丁生得唇红齿白,白净可爱的,此时他抿着小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真的让人很容易心软。
  
  但是……
  
  “也不是赶,就是你和小鹿要是经常来景秀宫的话,会很危险。”
  
  不管是她们,还是太子,其实都是不安全的。
  
  静好最担心的当然是她们景秀宫的秘密被暴露了,其次退一万步讲,即便小太子和小鹿真的那么幸运,每次来景秀宫都没有被人发现,但是他每次来景秀宫和每次回毓庆宫身边都只有小鹿,偏偏景秀宫和毓庆宫又离得那么远,这要是在路上出事了怎么办?
  
  别说什么整个紫禁城都是小太子的家,要知道这里是全天下最尊贵,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静好不讨厌小太子,甚至是很喜欢他,毕竟小家伙长得可爱吧唧的,做的事情也可爱吧唧的,比如说之前特别可爱吧唧地学着小细犬给她玩进贡。
  
  所以讲真的,有几个人能够遭得住这么可爱吧唧的小太子呀?
  
  但是再可爱也没用。
  
  “太子殿下,我是认真的,你听我说……”
  
  静好打算硬起心肠来跟小太子划清界限,结果她的话才刚刚说出口,就听到小太子突然出声问她:“要不要我帮你把那个守门口的太监给换掉?”
  
  “……我们不嗯嗯嗯?”
  
  小太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把静好给整得连原本想说的话都不会说了。
  
  帮她把守门口的太监给、换、掉?
  
  还有这样的好事?
  
  不止是静好,就连石榴听到这话也连忙朝着太子看了过去,然后就见他微微扬着下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只要你要,我就帮你换掉。”
  
  静好:“……”
  
  这算不算用最奶的语气,说着最霸气的话?
  
  “你是故意的吧?”静好又不傻,哪能猜不到小太子突然这么说的用意?
  
  “但是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屈服吗?”
  
  “我告诉你——”
  
  “我会的!”
  
  静好之前拒绝了太子想要替她向太皇太后求情的打算,那是因为她不想离开景秀宫,但是换掉冯钱的话她是真的想换掉的。
  
  所以小太子这次真的是打中她的七寸了。
  
  本来小太子装个小大人样还装得挺像的,结果一听到静好的话,他就绷不住啦,本来抿紧的嘴唇忍不住直接上扬。
  
  他就知道,以利诱之果然是行得通的,他就不信等他帮她换掉冯钱之后,她好意思不让他和小鹿来景秀宫。
  
  静好:“……”
  
  不好意思,她真的好意思。
  
  不过这话静好当然不会说出口了,她道:“其实我早就想想个法子换掉冯钱了,真的是干啥啥不行,坑钱第一名,再让他多帮我们买多几次东西,我们的钱都要被他给掏空了。”
  
  就像这次的酸梅汤一样,那些什么酸梅,山楂还有甘草等等的这些玩意儿值钱吗?它们不值钱呐,结果还是让冯钱给狠狠地宰了一笔。
  
  所以要是能有一个信得过的,愿意给她们大打方便之门的奴才帮她们守门口的话,那么自然是最好了。
  
  作为满宫上下的人都要讨好他的小太子,其实完全没有遇到过刁奴,因为他看到的都是笑脸,走到哪儿都有的是人对他阿谀奉承。
  
  所以对于静好她们遭遇到的窘境,其实他是不能感同身受的。
  
  他想要什么,直接张嘴就行,只要他敢说,怕是连天上的星星他皇阿玛也会想办法给他摘下来。
  所以跟小太子说想要什么就要给钱,他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那也正常,奴才们顶多是不给他而已,有谁敢跟他要钱?那不是寿星公上吊——
  
  嫌命长么?
  
  但是静好也没要小太子感同身受,只要他愿意帮她换掉冯钱就已经很好了。
  
  于是刚刚还打算和小太子划清界限的静好瞬间就变了嘴脸,特别热情地问他:“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烧卖?还是你想吃什么好吃的,我给你……”
  
  话到了嘴边才想起自己不会下厨的静好改口道,“……我让石榴给你做。”
  
  “烧卖就好。”小太子很随意的,倒也不是他不挑食,而是有过几次在景秀宫享受美食的经历之后,小太子对于石榴的厨艺是很有信心的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